【楚路】Ocean(超甜的!!!)

Ocean

       路明非和楚子航在几天前就收到了邀请函,关于邀请函的内容,楚子航到是无所谓,但路明非情绪异常低落。

       原因很简单,邀请函来自诺诺和凯撒,内容简单点来说就是他俩要结婚了,要他俩当伴郎。

      当然路明非和楚子航都清楚的记得要拿枪打包车胎然后抢新娘的豪言壮志。

      如果放在当初,楚子航肯定会是帮凶,但是现在楚子航可就不愿意了。

楚子航可不愿意拱手让人。

        楚子航在犹豫要不要联系路明非的时候,我们的路明非已经打了电话过来,但是路明非没有意识到国际电话的话费。

      你要问路明非为什么傻乎乎地打电话,原因是楚子航不用通讯软件,只能打电话。

    然而,路明非非常机智,就像个老手,响一声就要挂,但是楚子航眼疾手快接了电话。

    路明非选择厚脸皮挂了,楚子航没搞懂是唱哪出,打了过去。

     “喂,是有什么事吗?”楚子航其实清楚要说什么,但是他就是想多说几句话,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师兄,你现在在哪?”路明非那边好像很吵,他扯着嗓子又问“你到日本了吗?”

     “还没。”楚子航当然没有,好像他一直在等着路明非跟他一起。

    “那师兄你现在在哪,我现在在机场了,直飞日本。”路明非正要检票,听楚子航说的一句话,停下了。

     “其实我们可以一起。”楚子航自己也有些愣住了。

      路明非也愣住了“可是,师兄,退票的话钱就不划算了。”

     很煞风景,路明非也不得不承认。

     “我出票钱。”楚子航这一句话,路明非立马飞奔去退票然后订了一张到....

     等一下,他好像还不知道楚子航在哪“师兄你现在在哪啊?”

   “澳大利亚。”

    “没有说错吗?”

    “没有。”楚子航轻笑“婚礼还有一个月,你哪怕过几天再去也一样,只不过...”

     “只不过谁让我们是伴郎呢,对吧。我真是搞不懂老大这种壕无人性的,承包了日本的那什么宫来着,还说是当初承诺的。”

    “明治神宫。”

    “对对对,所以师兄,你为什么在澳大利亚?”

    “有任务。”

        因为我们的有钱人凯撒要结婚,任务就落到了我们楚子航身上,凯撒要执行双人任务,所以单人就楚子航接手。

       当然,楚子航也不想。

       路明非到了澳大利亚以后,楚子航接机,拿着机票带着路明非就去另一个安检口,登记...哦不,是登机。

        人潮拥挤,楚子航握住了路明非的手....其实并没有,人不是很多,但是楚子航还是握住了路明非的手。

      “人多。”当然路明非也没想太多,他又不喜欢师兄。

      但是路明非意识到了一旁空姐的视线,抽了手“咳咳,师兄,这要飞多久。”

      “可能你一觉起来就到了。”

         那他这一觉是多厉害,应该是还要在墨尔本机场转机的,难不成他睡死了,然后被抱起来吗?

        想都不要想,这辈子都不可能。

       然而,这就真实发生了,路明非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就转机了!他也没醒,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师兄...你是不是做了什么...”路明非小心翼翼看着楚子航。

       “没有。”当然没有,楚子航当然不可能承认,他当然不可能承认抱着路明非的感觉还挺好。

         于是就这样,他们一路到了日本东京。

        筹备婚礼,商谈事物,游山玩水,一个月很快,很快就到了婚礼前一天晚上。

       “师兄,你说这都过去一个月了,我明天能好好的吗?”夜晚微风徐徐,楚子航和路明非坐在天台上,喝着酒。

      “能。”

      路明非不知道怎么跟楚子航说,于是他叹了口气,还摇了摇头,搞得跟老头一样。

     “怎么了?”微风吹动楚子航的头发,碎发时不时飘过眼前。

      路明非看着楚子航的眼睛脱口而出

      “师兄,我们去兜风吧。”

      于是就出现了接下来的一幕,凯撒不知道在哪,楚子航拿走了凯撒的...跑车。

       路明非一直觉得不太好,但是楚子航让他放心,于是他们就那样从市内到郊外。

      因为楚子航开的太快,所以没有警察追他。

     敞篷跑车,抬头就是星星和月亮,侧看就是楚子航和世界。

    这一刻,路明非不得不承认,继数睫毛之后又开始动了心,红了脸。

    “嗯?”楚子航很明显注意到路明非的视线和很慌张转头的样子,楚子航笑了。

    “师兄你笑了。”

    “我没有。”

    “你就有。”

    “那就有。”

    ......

      他们坐在山顶上,看着月亮和星星,要问楚子航在哪找的这个地方,还是要说那次“穷游日本”的任务。

     可能是他无意发现的宝藏。

    宝藏不知道是天上的星星月亮还是眼前的人儿。

     “师兄,我想明白了。”

     “嗯?”

     “老大和师姐过的好好的,开心的,我就很开心了。”

     “哦。”楚子航有些不开心了,因为路明非还是没开窍。

       在楚子航不注意的时候,突然感到脸被亲了一下。

       我们的面瘫师兄好像没有那么面瘫了,因为今天晚上他总是笑着的。

      “师兄,这可能有些不真实,但是我觉得吧,我觉得吧可能你会有些...啊!给我一次让我重说的机会。”

      路明非紧张到语无伦次,毕竟没有准备。

    “不给。”

     “啊?”路明非顿时有些沮丧。

     “我来说,我喜欢你。”

     面瘫开窍了?

   “笨蛋。”

     楚子航向愣着的路明非吻去,仿佛感到了路明非脸上的泪水。

    “哭什么?”

   “没什么嘛。”

      他们还聊了一些过去,直到深夜回到了酒店各自回房休息。

     婚礼当天。

    很气派,很壕,不得不说是凯撒干得出来的。

     新郎新娘亲的时候,楚子航牵了牵路明非的小手手。

    抛花的时候,这花似有灵性,落到路明非手上。

     姑娘们不愿意,于是又落到了楚子航手上。

    其他姑娘们倒是一副很伤心的样子,但是诺诺满脸笑容。

     白色礼服,不是他们的婚礼,但他们眼里只有对方和世界。

 @晗风晓晓 有点部分剧情,欢迎大家点梗。

评论 ( 2 )
热度 ( 90 )
 

© 炽夏. | Powered by LOFTER